張瑞田:在蒲州古城,仿佛看見了顏真卿

日期:2021-03-28 16:24:57 來源:書法報

書法 >張瑞田:在蒲州古城,仿佛看見了顏真卿


張瑞田,作家、藝術批評家。中國作協會員、中國書協會員、中國國際文化交流中心理事。著有散文、隨筆,藝術評論集多種。


迎薰解慍
 ■張瑞田

屢屢往山西永濟訪古,在蒲州古城遺址,仿佛看見了平原太守顏真卿在安史之亂中率軍抗擊的情景。一場戰爭,顏真卿的哥哥、侄兒戰死沙場。戰爭結束后,顏真卿任蒲州刺史,在這里寫下了《祭侄稿》,祭奠犧牲的顏季明,也為書法史留下了光輝的篇章。


顏真卿 《祭侄文稿》(局部)


我寫顏體楷書,對他的行書依然沉迷。從青年時代始臨《祭侄稿》,一直臨到今天。總覺得《祭侄稿》中的字,也像人一樣有激動的情感,不屈的氣質,頑強的品德。即使是重重的涂痕,也有生命的張力。


我是因為顏真卿來蒲州憑吊的。歷史中的蒲州破碎于50年前,我所看到的蒲州,已經不是顏真卿的蒲州,而是荒野,是廢墟,是我們的先人建功立業的地方。我激動地爬上古城廢墟的最高處,看到巍峨的中條山,依稀見到棲巖寺的古塔,聽到了黃河的波濤。顏真卿書寫《祭侄稿》的刺史官邸,一一化為時間的碎片,只能在想象中猜想它的繁華與熾熱了。


顏真卿 《祭侄文稿》(局部)


在蒲州遺址徜徉,看到一座凋敝的鼓樓。這是一座造型優美的鼓樓,有浮雕,栩栩如生的飛禽依然不離不棄;有匾額,顏體字,清剛雅正,完好無損。幾根木柱支撐著搖搖欲墜的鼓樓,悲壯的樣子,與蒲州遺址的滄桑混為一體。黃昏時分,夕陽暖暖的光線為古樓鍍上了一層橘黃,支柱的影子,像楷書的線條,橫著、豎著,交織成無法識讀的字。


我很像一個酒鬼,來到一個歷經歲月的酒窖,使出渾身之力嗅著沉香。我著迷地看著鼓樓,我圍著它,走著,一圈又一圈,似乎一圈又一圈地走著,會找回身臨蒲州城的感覺。走了幾圈,在鼓樓南門停下了腳步,抬眼看著匾額上的字,輕輕的吟讀和奔涌的血液,頃刻聚焦了——迎薰解慍。字,特別自信,筆筆似鐵;語詞,很雍容,教養深摯。


顏真卿 《祭侄文稿》(局部)


當目光與“迎薰解慍”相連,便靜靜地看著,這是顏真卿的字體,這是蒲州城的風雅,這是一段歷史的重量。中年不容易感動,我被這四個字感染;寫毛筆字的人,總會在別人的書寫中看到不足,我被這四個字震撼;覺得旅行途中所看到的字詞日趨俗氣,眼下看到的是一本大書——迎薰解慍。


從永濟回到北京,一年逝去,新春到來。與友聚會,寫字相贈,屢屢寫到“迎薰解慍”。這是一個有時間份量的字詞,也是有現實意義的字詞,寫下來,相信迎薰解慍。

編輯: 方娟
凡注明 “卓克藝術網” 字樣的視頻、圖片或文字內容均屬于本網站專稿,如需轉載圖片請保留“卓克藝術網”水印,轉載文字內容請注明來源卓克藝術網,否則本網站將依據《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》維護網絡知識產權。
掃描二維碼
手機瀏覽本頁
回到
頂部

客服電話:15055321958、18955186978

?2005-2020 zhuokearts.com ICP皖ICP備09018606號-1

不卡人妻无码AV中文系列,中文字幕精品一区二区,国产精品视频一区二区,国产午夜激无码AV毛片